300156神雾危机:乌海项目已停工半年 流动资金紧张仍未解决

【 时间:2018/7/9 8:29】



神雾危机:乌海项目已停工半年 流动资金紧张仍未解决
2018年07月09日 02:30 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摄
  此前称6月底前复工,目前仍停工,神雾环保称资金是停工原因之一,乌海项目“积极
准备中”

  自内蒙古乌海市向南驱车70公里,穿越戈壁滩和废弃的老工业基地,在距离黄河以东10
余公里处,几座庞大的工业装置静静地伫立在戈壁上,这里就是投资额超百亿的神雾乌海项
目工地现场。

  “自从年后就一直没开工”,7月2日,现场工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多位当地政府人士也
对新京报记者确认了这一信息。

  一年以来,神雾系上市公司遭遇持续性风波,并在今年步入违约,资金掣肘之下,其在
新疆、内蒙古等多地项目陷入停工。

  目前,神雾方面将希望寄托于引入50亿至70亿元战略投资,但其并未完全兑现。而当地
政府承诺的入股乌海项目,目前也没有落地。

  乌海项目停工已半年

  6月7日,神雾环保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曾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和乌海项目业主方进行
积极沟通,预计该项目将于2018年6月底前复工。”

  这一计划的实现存疑。

  7月2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乌海洪远项目地,未见开工迹象。现场一位工人表示,“目前
项目地基本只有看护人员,不清楚何时能复工,老板也没说什么时候能开工。”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乌海洪远项目位于乌海市内的办公地址,该地大门紧闭,记
者无法联系到当地项目负责人。

  7月2日,乌海市经济合作局办公室对新京报记者确认,项目确实停工,“(我们)只负
责前期项目引进,后期项目具体由低碳产业园负责。”乌海经济开发区低碳产业园管委会一
位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项目去年底停工后,到今年一直没复工,资金没到位。

  “复工时间我们也拿不准,一直是他们(项目方)提供,从5月份就开始说有可能。”7
月2日,乌海经济开发区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

  据乌海市政府官网去年6月公布信息,乌海洪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艺年
产40万吨PE多联产示范项目占地2798.1亩,总投资约117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120万吨电石
(中间产品)、40万吨聚乙烯,包括石灰窑装置、电石装置、乙二醇装置、乙炔装置、乙烯
装置、聚乙烯装置、双床粉煤气装置及配套公用工程和辅助工程等。项目于2016年9月落地
乌海。乌海洪远为神雾参股企业。

  彼时,项目副总经理邢利群说,“目前,项目一期土建投资完成4亿元,累计完成投资
21亿元。”“计划年底完成一期电石装置、石灰窑装置建设,并且具备调试条件,2018年6
月点火投产。”

  由于今年6月乌海项目仍在停工,所谓6月点火投产的计划也因之落空。7月6日下午,神
雾环保证券部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乌海项目正在“积极准备中”。对于未能复工的原因,
他表示有多种原因,资金也是一方面。

  技术工艺还是资金问题?

  对于停工原因,神雾环保曾将之归因于技术工艺问题。6月7日,神雾环保公告称,公司
目前正在和乌海项目业主方进行积极沟通,以尽快确定乌海项目化产段优化调整后的工艺方
案,预计该项目将于2018年6月底前复工。

  神雾环保表示,2017年7月,神雾环保的全资子公司洪阳冶化与乌海项目业主方签订
《乌海洪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艺40万吨/年PE多联产示范项目EPC总承包合
同》。公司于2017年12月接到乙二醇技术提供商关于乙二醇装置工艺数据发生重大变更的提
示函。经统计测算,此次变更预计将推迟设计工期至少6个月,乌海项目原计划工期已无法
按期实现。

  神雾环保表示,业主方正与总包方就工艺调整后的项目执行计划做最后论证,预计乌海
项目将按计划执行完成,后续业主方融资及履约能力将得到有效保障。

  对于变更工艺导致无法复工的说法,乌海经济开发区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表示,确
实有变更工艺的问题,但他强调,“这是去年的事情,工艺已经变更完了,手续办完了。”

  这位负责人表示,现在(项目)的主要原因是资金链问题,现在只要资金能到位,马上
能开工。

  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项目分成几个段,由石灰变成电石是一
段,电石往下再走PE、乙二醇。“现在已经完成30亿投资了,年底前要把电石这段完成,怎
么着也得再投20亿”,他表示。

  项目亟待“输血”,政府资金尚未到账

  据官网介绍,神雾集团是中国节能环保领域的领军企业,公司成立于1996年,目前拥有
11家控股子公司,员工近4000人。神雾创始人吴道洪号称全球第三代燃烧技术的引领者,被
认为创造了“神雾奇迹”。

  2017年6月,神雾环保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洪阳冶化拟与关联方——乌海洪远签订
《乌海洪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乙炔化工新工艺40万吨/年多联产示范项目工程采购施工总
承包合同》,合同总金额为594749万元,约占公司2016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190.31%。

  据2017年报披露,作为关联方的乌海洪远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户,贡献收入高达15亿元,
占比55.12%。不过,乌海项目也是神雾环保的一大应收账款方,截至2017年期末,神雾环保
应收账款余额为23.38亿元,排名第一的就是乌海洪远,其应收账款为11.26亿元,占公司应
收账款总额的48%。

  对关联交易的高度依赖一直是市场对神雾系的主要质疑点,去年神雾环保曾对此澄清,
但依旧不改股价的跌势。对于关联交易的质疑,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表示可以理
解,“内部的这种操作,最终的数据可能自己好控制,毕竟是一家的,出现互相扯皮的事情
好协调”。

  地方政府对这一项目也很重视。乌海洪远官网显示,2017年8月,乌海市市长高世宏一
行调研公司项目现场,公司执行总裁何新桥表示,项目在土地利用、施工用水和生活用水、
基础设施等方面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困难,希望政府伸一援手。高市长表示,有困难就及时提
出,政府各部门会及时且针对性地给予最大的帮助与支持。

  “市长从3月到现在已经去了现场三趟了,虽然没动工,但得看我们的配套(设施)到
什么程度”,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表示。

  低碳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称,政府确实有承诺,政府以入股的名义给予支持。但目前资
金尚未到位。

  上述负责人强调,现在政策支持或其他方面对(项目)的支持意义都不大,现在的主要
原因是资金链问题,不存在其他问题。现在只要资金能到位,马上能开工。

  今年6月,神雾环保回复交易所时公告称,乌海洪远项目总投资约117亿元,截至2017年
末项目资金已到位16.65亿元。乌海洪远后续将逐步到位的资本金包括筹划实施中的大型产
业基金及大型金融机构增资款项18.5亿元,地方政府指定投资主体出资2亿元等。

  神雾环保表示,目前上述资本金仍处于筹划阶段,尚未实缴到位。

  那么,乌海洪远的其他股东或者所谓的产业基金、金融机构的资金为何没能跟上?低碳
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透露,乌海洪远的大股东占了这么多(股份),但实际到这个项目的资
金没有那么多;加上神雾股市受影响,对这个项目的信心不是太足。

  工商资料显示,乌海洪远包括四个股东,分别是长新衡盛(杭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
合伙)、前海恒泽荣耀(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和乌海市富
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据神雾环保此前披露,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
与神雾集团等共同组成长新衡盛(杭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现金4.92亿元对乌
海洪远进行增资。至此,长新衡盛在乌海洪远的持股比例达83.11%。

  引战工作推进,流动资金紧张仍未解决

  乌海项目背后的神雾系正在从危机中艰难复苏。

  3月22日深夜,神雾系旗下上市公司神雾节能和神雾环保双双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神雾
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取得重大突破,本次交易内容主要为针对神雾集团的增资扩股,交
易金额预计为50亿至70亿元。

  随着战投资金的引入,神雾集团相关项目开始复工。2018年6月9日,公司胜沃项目现场
正式恢复建设。7月6日,神雾环保证券部对新京报记者称,战投资金中的一部分也将投入到
乌海项目里。

  7月2日,神雾环保公告称,5月16日公司接到控股股东神雾集团通知,上海图世3.5亿元
增资款项已全部到位。

  6月20日,延迟许久的神雾集团2017年财报对外公布,集团去年净利润亏损10.21亿元,
下滑456.99%。财报还显示,公司共涉及案件82件,涉案金额86084.43万元。

  7月5日,新京报记者自最高法院裁判文书网获悉,神雾系近期遭遇一系列资金诉讼,比
如今年6月中旬发布的民生银行大连分行与神雾节能、神雾科技集团等其他民事裁定书显
示,法院冻结了神雾节能、神雾科技集团、吴道洪9999.99万元或查封其他等值财产。

  根据神雾环保7月2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仍在逐步推进
中。截至目前,公司流动资金紧张问题仍未彻底解决。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