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521华海药业:2018年1月-8月,FDA及欧盟的禁令涉及的产品营收约4.3亿元,约占公司当期销售收入的13%。根据公告显示,2017年,川南生产基地向美国出口原料药及制剂金额达3.62亿元,向欧盟出口缬沙坦原料药金额为2亿元,合计占上市公司年度销售额的比重为11.24%。似乎,欧美的禁令,对上市公司营收的影响并不大。(1)公司主要生产基地有临海川南生产基地和临海汛桥生产基地。其中,川南生产基地年销售额约10亿元。而华海药业2017年营收50.02亿元,川南生产基地营收约为公司的20%。

【 时间:2018/10/11 9:08】



华海药业被亡命抛售:外界传陈保华和周明华关系不睦
2018年10月10日 13:41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作者:予-然

  10月8日、10月9日,华海药业(15.960, -1.77, -9.98%)(17.730, -1.97,
-10.00%)连续跌停,封单折合市值超过20亿元。投资者疯狂抛售,与华海药业9月28日连续
遭受欧美对其发布禁令有关。不过,华海药业公告称,欧美禁令对其销售收入影响仅为
13%。无论如何,华海药业的众多机构投资者在对自查结果应对不充分的前提下,其中可能
受累的,还可能有星石、淡水泉等知名私募。

  10月9日,国内原料药巨头华海药业遭遇第二个跌停,20亿封单死死压住买盘,让这家
市值200亿的原料、仿制药巨头真正意义上进入的危难时刻。

  大跌的诱因在于,9月28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对华海药业部分原料药、制剂
发出限售禁令,导致“缬沙坦事件”再度发酵。无独有偶,当日,欧洲药品管理局(EMA)
也发布公告,称华海药业川南基地生产缬沙坦原料药将被禁止进入欧盟市场。

  这意味着,华海药业欧美市场同时受到重创。根据上市公司2018年半年报显示,海外业
务占比高达62.82%。而事实上,今年7月,华海药业曾因自查曝出“缬沙坦事件”,一度已
经导致公司股价大跌,而今遭遇销售禁令,集体诉讼等综合影响,华海药业公司运营或将受
到重大影响。

  似乎是为了安抚投资者恐慌情绪,10月8日盘后,华海药业召开投资者说明会,以网络
互动方式就“缬沙坦事件”相关事项及后续进展进行解答,但10月9日行情显示,投资者情
绪并未完全得到安抚。

  风波再起

  令人焦虑的是,上市公司在大幅下跌后,仍面临海量封单,早间封单一度高达123万
手,以17.73元卖一价格计算,卖盘市值高达21.81亿元。上午临近收盘前,部分投资者开始
撤单,封单数量降至89.77万手。

  10月8日,华海药业节后第一天便遭遇跌停,封单数量高达100万手,以当日19.70元的
卖一价格计算,卖盘高达20亿元。连续两天,卖盘均高达20亿元,投资者恐慌情绪可见一
斑。

  毫无疑问,投资者意图疯狂抛售,与欧美限售禁令密不可分。在华海药业原料药杂质事
件发生2个多月后,美国FDA于9月28日对上市公司发布进口警示函“import alert”,暂时
禁止华海药业生产的所有原料药及使用其原料药生产的制剂产品进入美国市场。

  同日,EMA也发布公告,称华海药业位于浙江临海川南的工厂在缬沙坦生产过程中,并
未能够很好地遵守GMP相关规定,因此该生产基地生产的缬沙坦原料药将被禁止进入欧盟市
场。

  可以看出,EMA的禁令,主要针对华海药业缬沙坦原料药,而FDA的禁令,则不仅仅只是
此次出事的缬沙坦原料药,而是包括华海药业生产的所有原料药,以及使用原料药生产的制
剂产品。

  而投资者关心的重点,在于FDA禁令中的“所有”,是否指的是上市公司所有生产基地
的产品,以及欧洲药品管理局是否会跟进扩大禁令范围。

  9月30日,华海药业就表示FDA禁令仅限于川南生产基地。10月7日,华海药业发布公告
表示,FDA的禁令,只针对上市公司川南生产基地生产的所有原料药及制剂,其他生产基地
不受该禁令影响。

  不过,很多网上分析仍然认为,FDA的禁令可能不仅仅局限于川南基地。这是因为,FDA
官网显示的禁令,并没有特意指出川南基地,而是“stops all API made by ZHP(停止所
有华海药业原料药)”。

  尽管上市公司反复声明,在10月8日举行的投资者说明会上,仍有多个投资者对于禁令
范围问题发问。投资者要求华海药业解释,公司是如何认定禁令只针对川南生产基地,以及
是否收到FDA方面正式文件。

  对此,华海药业认为,FDA官网公告中所指的停止“公司所有产品”仅指川南生产基地
生产的所有产品。

  依照华海药业的说法,2018年1月-8月,FDA及欧盟的禁令涉及的产品营收约4.3亿元,
约占公司当期销售收入的13%。根据公告显示,2017年,川南生产基地向美国出口原料药及
制剂金额达3.62亿元,向欧盟出口缬沙坦原料药金额为2亿元,合计占上市公司年度销售额
的比重为11.24%。似乎,欧美的禁令,对上市公司营收的影响并不大。

  若依照部分投资者怀疑的,FDA是针对华海药业全部原料药及制剂发布禁令,波及范围
恐更加广泛。据悉,公司主要生产基地有临海川南生产基地和临海汛桥生产基地。其中,川
南生产基地年销售额约10亿元。而华海药业2017年营收50.02亿元,川南生产基地营收约为
公司的20%。若FDA禁令并非只针对川南生产基地,对公司的影响恐远超过上述3.62亿元。

  或许,两连跌停与海量封单,主要还是担心FDA禁令的影响范围。10月9日上午封单量从
120多万手降至89.77万手,下降了30万手,似乎表明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有所缓解。

  值得一提的是,10月7日华海药业同时发布了涉及诉讼的公告。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遭
到美国消费者发起诉讼,其中4名消费者索赔不低于500万美元,1名消费者索赔不低于2.5万
美元。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有接近2000万人服用华海药业旗下缬沙坦产品,若其纷纷集体索
赔,恐怕不是上市公司能够承受的。

  此外,一般来说,通过整改解除FDA禁令,需要10个月到2年时间。也就是说,华海药业
最早将于2019年3季度被FDA解除禁令。因此,上市公司2018年、2019年两年业绩都将受到影
响。

  谁在“亡命”抛售?

  值得关注的是,华海药业总股份仅为12.51亿股。而10月8日封单为103万手,约占上市
公司总股本的8.23%。10月9日封单一度高达123万手,约占总股本的9.83%。

  此外,截至2018年6月30日,华海药业两大创始人陈保华和周明华分别持有26.47%和
19.25%的股份,合计45.72%。

  陈保华和周明华虽然联手创业,外界却盛传其两人长期关系不睦。周明华在公开场合屡
次提及陈保华管理企业失当,而公司董事会席位的多次变化,公司议案的唇枪舌剑,均透露
两人在公司管理上存在较大歧见。

  2018年5月,周明华也曾减持华海药业股份。不过,周明华最近一次减持公告是2017年
12月,减持时间为6个月。至2018年5月,已经减持完毕,此后周明华也没有通过上市公司发
布减持公告。

  若扣除两大创始人持有份额,10月8日封单约占上市公司剩余股份的15.17%,10月9日最
高123万手封单,约占剩余股份的18.11%。也就是说,接近两成的中小股东都曾挂出卖单。

  或许,此次抛售的主力为基金公司等机构资金。东方财富(10.780, 0.22, 2.08%)
(10.560, -0.04, -0.38%)数据显示,10月8日、10月9日,华海药业主力及大单资金一
改此前连续买入的风格,两天内持续抛出。与之相反,中单和小单资金却在流入。

  数据同时也显示,投资华海药业的基金产品风格,基本以快进快出为主。根据2017年中
报、三季报和年报,以及2018年一季报和中报显示,基金持仓家数分别为160家、23家、231
家、64家和279家,持股数量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7.42%、2.24%、9.00%、4.73%和10.11%。

  再次,两大私募基金或可能成为抛售主力;海通资管旗下海通海汇星石1号截至二季度
末持有1009万股华海药业,其较一季度加仓10%,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淡水泉精
选1期于2018年一季度位列十大流通股第十,持股850.1万股,半年报则于流通股中被挤出前
十大(第十大为沪股通资金持有1076.5万股)。

  考虑到淡水泉在2018年一季报、2017年年报与2017年三季报均出现在十大流通股股东位
置且持股鲜有波动,淡水泉仍存在踩雷华海药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