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下去600340华夏幸福对员工下手了?传三天裁员近千人。(1)没有给公司创造价值的业务,将被裁撤,部分区域发展不了的,也将被‘梳理’掉

【 时间:2018/11/9 8:12】



为了活下去华夏幸福对员工下手了?传三天裁员近千人
2018年11月09日 07:56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来源:市界

  撰文 | 熊颖

  编辑 | 邢昀

  今年的地产圈并不平静。

  “没有给公司创造价值的业务,将被裁撤,部分区域发展不了的,也将被‘梳
理’掉。”10月31日,华夏幸福(22.630, -0.15, -0.66%)董事长王文学话音刚落,一系列
的“精简运动”已经开始陆续执行。

  01

  三天裁员近千人?

  近日,一张微信群截图显示;“华夏的小镇集团全国400多人和华夏京南集团500多人全
部裁掉。”华夏幸福三天裁员上千人的消息也由此在地产圈传播开来。

  11月6日,一位资深地产人士告诉市界资本圈,在一场地产论坛上,他从同行那听来这
一消息,而传播消息的同行正是华夏幸福前员工。


  出现在这场裁员事件里的,一个是被华夏幸福寄以众望的产业小镇集团;另一个则是包
括河北省永清、霸州、文安、任丘等地的京南区域事业部。

  2016年12月底,华夏幸福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在产业新城板块下设立了产业小镇
集团,执行总裁陈怀洲担任第一负责人。据介绍,产业小镇集团将围绕影视、机器人
(14.470, -0.14, -0.96%)、汽车等优势领域的产业能力,打造产业小镇项目并形成完整的
产业生态系统。

  曾经,华夏幸福对产业小镇寄予厚望。2017年,华夏幸福表示要拿下200特色小镇,同
时也抛出相应的“抢人计划”,要抢200个“小镇总 “。

  在2017年年报中,华夏幸福仍然强调,公司主要业务分为产业园区业务和房地产开发业
务两大板块,其中产业园区业务包括产业新城与产业小镇两大核心产品,是公司的核心业
务,也是公司核心竞争优势。

  只不过2018年的房地产寒冬将华夏幸福打了个措手不及,转眼间“物是人非”,产业小
镇集团被传“裁员”。

  11月7日,市界资本圈向华夏幸福公关核实裁员真相。其表示,“根本不符合逻辑。哪
个公司这么干,那不是快废的节奏。”随后公关还指出,图片传来传去像素都不高了。

  另一位华夏幸福中层向市界资本圈透露,“(微信截图所指的裁员)是合并,内部分
流。”此外,在澎湃的报道中,华夏幸福表示,这是内部主动进行的一次整合,公司目前确
在梳理调整组织架构,为新业务的开展做战略聚焦的准备。梳理的业务包括环京区域和产业
小镇集团。

  而猎头圈内也盛传,这次主要针对项目拓展人员。为什么原本被即以厚望的产业小镇集
团被全面“腰斩”?第一财经援引一位华夏幸福内部人士称,“产业新城和小镇的拓展人员
都是对接当地政府,很多工作是重复的。”

  02

  “瘦身”运动

  三天裁员千人的消息被华夏幸福辟谣,这是一场内部整合。不过暗流涌动下,华夏幸福
的裁员动作确实正在进行中。

  一位位于深圳的华夏幸福员工向市界资本圈透露,华南事业部在裁员。不过在他看来,
地产裁员在2018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全国都在裁员,碧桂园、融创都在精简人员。主
要看业绩,业绩不好的可能会被裁掉。”

  对于华南事业部裁员的这一说法,华夏幸福同样予以否认。华夏幸福公关告诉市界资本
圈,我们没有华南事业部这个机构,我们都是以区域城市来命名的,比如说武汉区域事业
部、深圳区域事业部。不过,市界在其新闻稿中发现有华南事业部的表述。


  华南事业部的裁员并非个例。11月3日,一位华夏幸福员工在脉脉的职言上匿名爆料,
环京裁员50%以上。评论区中也有人表示,11月2日区域刚刚裁完,社招的基本都走了,只留
下部门负责人、常青藤等。

  华夏幸福的裁员风波要从8月说起。8月23日,因战略收缩,华夏幸福天津事业部就地解
散,导致许多员工被迫离职。两个月后,又有媒体报道,重庆区域事业部或将被撤销。


  11月8日,有媒体报道,从两位华夏幸福重庆员工处了解到,华夏幸福重庆事业部被撤
销。经济观察报援引一位被裁的华夏幸福重庆员工称,“正式宣布是10月31日,之前就有传
闻,大家都在内部调动或者找工作。”

  10月31日,华夏幸福在它一手打造的“固安神话”召开全体员工大会。这一次危机意识
十足,王文学放话,“对没有给公司创造价值的业务,将被裁撤,部分区域发展不了的,也
将被‘梳理’掉。”

  03

  前脚平安,后脚万科

  17年时间,华夏幸福用固安产业新区为年财政收入不足亿元的固安带了近百亿收入,是
当之无愧的“魔术师”。

  然而就在华夏幸福畅想“复制”“粘贴”出无数个“固安神话”的时候,房地产寒冬来
临,此时的华夏幸福销售乏力,不再意气风发。

  自2018年以来,华夏幸福被传“资金链断裂”。事实证明,无风不起浪,3月底华夏幸
福刚刚辟谣传言不实,4月公司2017年年报一出,华夏幸福的资金链问题就暴露出来。接踵
而至的是证监会的18问,“融资业务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公司的主要融资方式永续债、子
公司增资扩股遭到重点问询。

  7月10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和平安资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双方
约定,华夏控股以23.655元/股的价格,向平安资管转让5.82亿股华夏幸福股份,占公司总
股本的19.7%。

  交易完成,华夏控股的持股比例将从61.67%降至41.97%。相反,平安资管以137.7亿元
接手华夏幸福近两成股份后,晋升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此次交易中,华夏幸福承诺,未来三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
于30%、65%、105%。也就是说,2018年、2019年、2020年,华夏幸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
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14.15亿元、144.88亿元、180亿元。

  有知情人士对市界资本圈表示,王文学和平安有博弈,王文学缺钱,引进平安,但平安
派出的人掌握了财务和投资。

  华夏幸福对资金的迫切需求不难看出,不光对赌3年净赚439亿元,随后华夏幸福还把自
己尤为看重的环京土地以32亿元价格“贱卖”给万科。

  市界资本圈查询公告发现,华夏幸福和万科的合作一共涉及10幅土地,用地总面积为
509亩,住宅用地共计33.9万平方米。以上地块均由华夏幸福在2017年9月9日到2018年5月9
日间取得,土地价格共计约38.33亿元。

  在四处找钱的背后,其实是华夏幸福日渐紧张的现金流。

  第三季度报显示,华夏幸福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76.6亿元。此外,前9个月,
华夏幸福筹资活动现金流入567.14亿元,较去年同期714.42亿元出现大幅下滑。和筹资金额
下降成反比的是,偿还债务的骤增,2018年1-9月,华夏幸福偿还债务支付现金421.05亿
元,是去年同期的2.4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