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665首航节能:(1)曾在2016年的年报中称,2017年光热发电业务新增订单金额不少于50亿元。2017年度报告显示,首航节能当年光热发电系统收入仅为 4.12元,同比仅增长1.42%,这与50亿的口号相去甚远。(2)目前公司自建 2 个 100MW 光热发电运营项目,还在建设期未 开始贡献收益,要到 2019、2020 才能开始形成收入和利润;承接的 30 亿 左右的光热发电 EPC 项目还未大规模开工建设,按照建设进度要到 2019、 2020 年才能开始大规模确认收入。

【 时间:2018/11/9 8:52】



四百亿市值到不足百亿 首航节能黄氏乡绅行将出局?
2018年11月08日 20:13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从四百亿市值到不足百亿,首航节能的“黄氏乡绅”行将出局?

  来源:市值相对论

  陈夏君

  首航节能连续4个跌停,曾经对光热发电信心满满的福建黄氏家族,如今却受困于股权
质押爆仓风险,大宗交易下暴露出更多隐性卖盘?任性停牌已成过去,一则以战略投资为名
的股权转让公告,似乎预示着“黄氏家族行将出局”谁来接手首航节能?

  最高触及400亿市值,秉承着人类次时代的节能发电理想,被股民尊称为“黄搏士”的
福建草根创业者与他的首航节能,正在濒临崩溃。

  11月8日,首航节能迎来了复牌以后的连续第四个一字跌停,相较于复牌前,市值跌去
逾50亿元,如今仅剩不到百亿。对于股价的闪崩,首航节能并未给出明确解释,发布的异常
波动公告中仅仅是例行公事。

  事实上,早在停牌前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就已经出现了异常。5月28日,在没有任何
利空影响下,首航节能下午开盘不久便直线跳水触及跌停,直到尾盘才被突如其来的大笔资
金撬开跌停,全天下跌7.79%。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首航节能董秘在第一时间对异动做了回复,表示公司业务层面没
有任何问题,甚至还透露,公司未来还有利好要释放。然而,董秘的“越权维稳”很快遭致
监管问询。

  5月29日,投资者并未等来利好,而是一则停牌公告。公告称,由于近期公司股票价格
异常波动,公司第一大股东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文佳持有的部分公司股
票总计16,643万股触及平仓线,面临平仓风险。

  黄氏家族与首航

  从首航节能公布的十大股东以及高管资料看,公司几乎被黄姓人士所占领。高管名单
中,董事长黄文佳,副董事长黄卿乐、黄文博,副总经理黄卿义。

  公司前三大股东中,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持股20.02%,黄文佳持股8.6%,黄卿
乐持股4.54%。事实上,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早已被黄姓人士“霸
屏”,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12月,法人代表为黄文革。其余股东信息如下:

  根据首航节能2012年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以上提及黄姓人士确实来自同一家族。

  根据实控人家庭成员关系图,首航节能公开的3位实际控制人中,黄文佳为家中第六
子,黄文博为第七子,而黄卿乐是两人的侄子。

  资料显示,黄氏家族来自福建,公司创始人黄文佳出生于1970年,家族似乎为自建国以
来便成为本地乡绅。黄氏兄弟七人分工不分家,长兄似乎是还是本地的“村长”。

  黄文佳最早靠卖金属软管起家,1993年,黄文佳开始从事销售五金和机电产品,完成了
原始积累。

  据悉,黄文佳的生意经历了从橡胶到补偿器,从波纹管到空冷岛,他总是乐于不停地投
资项目,做一项,成功一项,接着又尝试新的一项。

  从目前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情况看,黄文佳权质押比例已达99.98%,黄卿乐股权质押比
例达95.8%,而北京首航波纹管制造有限公司质押比例已达100%,均无力再补充质押。

  Choice数据显示,三大股东目前的股权质押预估警戒线为3.71元,预估平仓线为3.25
元,目前3.81元的股价距离预估平仓线已所剩无几。

  在针对黄氏家族对上市公司影响的陈述中,首航节能曾在招股书中直言,“黄文佳、黄
文博、黄卿乐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对公司的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利润分配、对外投资
等实施重大影响。若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控制权行使不当,可能会导致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
利益。”此音此响现在看来,宛似警钟。

  光热发电风光不在

  首航节能于2012年3月上市,公司主要从事光热利用系统、电站空冷系统、余热利用系
统、水资源利用系统及热电冷三联供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

  2014年4月,首航节能曾大肆宣扬其光热发电项目,黄文佳表示,当时公司已利用核心
技术在光热装备的研发、制造、施工设计等方面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并
在敦煌已经实施了光热发电项目,国外也有多个项目在洽谈,对光热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2015年,首航节能凭借一波牛市和市场对于光热发电的巨大想象空间,股价一度冲高至
16.7元(前复权价)。同年12月,公司披露定增预案,预计募集资金总额49.8亿元,用于敦
煌100MW太阳能熔盐塔式光热发电等项目的投资建设。

  首航节能曾在2016年的年报中称,2017年光热发电业务新增订单金额不少于50亿元,但
是相比2016年公司光热发电较少的订单量,首航节能的豪言壮语引起了监管问询。

  问询不是没有道理,2017年度报告显示,首航节能当年光热发电系统收入仅为 4.12
元,同比仅增长1,42%,这与50亿的口号相去甚远。

  而与光热发电业务相关的两家子公司,首航节能光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全年仅盈利83万
元,而敦煌首航节能新能源有限公司全年亏损504万元。

  有分析认为,光热发电相比光伏发电技术成熟度还较弱,常规的光伏发电相对成熟,而
且光热发电站的建设成本大约是光伏发电站的3倍左右。虽然国内光热发电的技术在发展,
但是技术始终没有突破性的升级,导致光热发电产业只能停留在扩大规模的战略上。

  首航节能2018年公布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92亿元,同比下降57.86%,
归属净利润为负1634.21万元,同比下降114.66%。

  而在公司三季报中,对于2018年全年的业绩预计为亏损,预计净利润为负6.6亿元至负
4.2亿元。如果是这样,这将是公司自上市以来,首个年度业绩亏损。

  关于业绩变动的原因,公司表示,目前电站空冷项目推进缓慢,原材料价格上涨压缩公
司电站空冷业务利润空间。目前公司自建 2 个 100MW 光热发电运营项目,还在建设期未
开始贡献收益,要到 2019、2020 才能开始形成收入和利润;承接的 30 亿 左右的光热发
电 EPC 项目还未大规模开工建设,按照建设进度要到 2019、 2020 年才能开始大规模确认
收入。

  当务之急先自救?

  对于目前的首航节能来说,光热发电的故事恐怕只能先放一放了,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困
满负荷的股权质押。

  截至11月8日收盘,首航节能跌停板封单依旧达到了207万手,这意味着场内至少还有约
8亿元的资金试图出逃,而如果公司再不采取措施,短期内股价可能触及平仓线,引起更多
的连锁反应,风险将更难控制。

  从去年12月以来的走势看,首航节能的自救行为应该就已经开始了,只是结果并不理
想。2017年12月26日,2018年1月12日,以及2018年2月1日这3天里均出现了异常放量的情
形,且连续几个分时图上都出现了做盘痕迹,整体趋势上也明显独立于市场,与整体环境格
格不入,个人或机构利用资金优势维稳股价的嫌疑很大。

  直到今年5月,首航节能非但没能稳住股价,却遭遇市场又一波跌势,现在看来,5月28
日的停牌也像是在自救。

  2018年11月5日,首航节能复牌。在史上最严停牌制度的威慑下,首航节能的复牌似乎
也是无奈之举。

  11月7日公布的连续三个交易日龙虎榜累计买入数据显示,买一的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
份有限公司泉州田安路证券营业部(简称“泉州田安路”),和买三的兴业证券股份有限公
司厦门湖里大道证券营业部(简称“厦门湖里大道”)均来自福建,且这两家营业部都不是
游资席位。

  而龙虎榜中,很大一部分的买盘包含了近期的大宗交易。泉州田安路承包了大宗交易大
部分的买盘,厦门湖里大道负责在二级市场接货。

  根据交易新规,大宗交易后的股票6个月内是不能抛售的,首航节能在遭遇连续跌停
后,市场短期看空预期如此强烈的情况下,大宗交易中却未见任何折价行为。

  从大宗交易看,场内还聚集这大量的隐性卖盘,而隐性卖盘消化的速度实在不够快。

  11月5日,首航节能公告称,公司将于股票复牌后与相关各方继续推进本次股权转让事
宜,引入战略股东。根据目前公布的消息,股权转让方似乎八字还没一撇。强监管下,首航
节能还能再度任性停牌、寻求援救吗?